凡音者,生人心者也”:谈谈我国古代打击乐器“磬”的起源

 公司新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8-13 12:05

【摘要】艺术几乎是伴随着最初的生产斗争逐渐地发生了。石器时代的先民们,经常听到石头的撞击之声。“凡音者,生人心者也。”人们就会注意到这里面有不同的音响。

  艺术几乎是伴随着最初的生产斗争逐渐地发生了。石器时代的先民们,经常听到石头的撞击之声。“凡音者,生人心者也。”人们就会注意到这里面有不同的音响。经过适当的组合,尤其悦耳,而且还具有消除疲劳、振奋精神的作用,甚至有人要情不自禁地随之手舞足蹈起来。

  《吕氏春秋》上说:“尧命夔拊石击石,以象上帝玉磐之音,以舞百兽。”这里虽然蒙上了神话色彩,但也有石器时代初民的粗扩生活气息。最初的乐器正是从石器工具脱胎而出的。

  我国在商周时期乐器的发展已十分可观。据说当时已经使用的乐器有六、七十种之多,《诗经》里提到的就有二十九种乐器名称。其中属于打击乐器的,如钟、磬、鼓、缶、铃、簧等等,有二十一种,吹奏乐器(箫、管、籥、埙、篪、笙)六种,弹弦乐器(琴、瑟)两种。就制作材料而言,包括土、匏、皮、竹、丝、石、金、木。真是五光色,琳琅满目。

  一、在商朝,磬是只有帝胄王族才配享用的高级乐器

  现在我们常用“锣鼓喧天”一词来描写热闹喜庆场面。鼓、锣之属在我国出现得很早,传说远古时代伊耆氏就有土制的鼓,草扎的鼓槌。在生产劳动和军事活动中,鼓曾一度居于举足轻重的地位,但是比起钟、磬在往日的地位来,又嫌稍逊风骚。

  钟磬这些古乐器,在现代的乐队里除了偶尔猎奇点缀,发思古之幽情以外,几乎已经绝迹。但在古代却是主要的乐器。

  1973年9月下旬,在河南省安阳市殷墟洹水南岸发现了一个殷代石磬。它用灰色岩石作原料,两面都饰有张口欲吞、精致逼真的虎形花纹。仅就美工而论,它已不失为一件古色古香的珍品。其实它在商朝,是只有帝胄王族才配享用的高级乐器。

  其悬孔上方两侧被悬绳长年磨损的印记,磬面的累累敲痕,标志着它曾于石城金阙之中,饱览钟鸣鼎食的景象。除了石磬以外,后来还出现了玉磬,制作工艺也愈加精巧。

  二、古人如何对磬进行调音?

  在春秋时期就有专门造磬的工匠,叫做“磬氏”。他们有一套造磬的经验,譬如对于校音,就有“已上则磨其旁,已下则磨其端”的方法。

  就是说当石磬的发音频率太高时,通过磨磬体的两面,使它变薄,以便降低振动频率。当磬体发声的频率太低时,就磨它的两端,使磬体相对变厚,从而可以提高振动频率,获得所需的磬声。

  学过物理学的人,了解这点并不很难,但是在三千年前要总结出这套规律却非同小可。有了这种保证“音准”、准确把握音调高度的经验,古代人才能欣赏到说耳的磐声。

  三、“编钟”和“编磬”

  古时的钟、磬,不但单独撞击,远在商周时代就出现了所谓“编钟”或“编磬”。就是说把若干个大小不同的钟(或磬)相次编排起来,悬挂在一个专门的架子(称为“虚”)上。因为每个钟的音调不同,按音谱打击起来,可以演奏出美妙的乐曲。这种组合乐器的演奏,显然是需要相当的技巧。据《周礼》上说,那时还专门设有乐师教授。

  1978年,湖北省随县一座战国时代的曾侯乙墓,出土几组编钟,大小64件,总重量达2500多公斤,六个青铜铸造的佩剑武士,双手支托着钟架横梁。整个遗物保存完好,造型奇特,蔚为奇观。尤其奇妙的是,只要准确敲击钟上两个不同的标音位置(正面和一侧),每一件钟都能发出两个不同的乐音。上中层编钟发音清脆嘹亮,给人以明快之感,下层编钟则深沉宽宏,浑厚朴实。

  此外,河南信阳出土的一套十三枚春秋末期的编钟,每口钟同样能发两个音。敲击钟体隧部,钟发一个音,敲击它的鼓部,又发另一个音;两个音的频率之比大多是一比一点二左右。科研人员发现,钟体上某些部位有磨、锉的痕迹,调音方法符合声学规律。

  可见在钟的制造上,我国古代工匠有着丰富的经验与创造。周朝时把制钟的人叫“凫氏”,《考工记》把他们的经验体会记载下来,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科学文化遗产。

  四、古乐钟为何要做成像片瓦合在一起那样形状

  那时候,钟用青铜铸造,为了求得好的发音效果,他们摸索出了铜锡的配方比例以六比一为佳的经验数据。特别是他们知道“薄厚之所震动,清浊之所由出,侈弇之所由兴”,发现了钟体厚薄、钟口大小与其振动、发音的频率高低、清浊、抑扬急郁之间的关系。它还说:“钟已(太的意思)厚则石,已薄则播。”就是说钟太厚则声音太闷,不明快,太薄则声音太散,不结实,均于音色不利。关于响度及它和传播距离的关系,《考工记》里也提到“钟大而短,则其声疾而短闻,钟小而长,则其声舒而远闻。”这些都是符合于声学原理的。

  古钟的造型,以起源于西周中期的甬钟见长。甬钟“钟体、钟柄皆下大,渐敛而上”,其表面铸有精美的纹饰,线条过渡优美顺畅,这是聪明的工匠从大自然的美景获得的启示,精巧构思,匠心独运之作。

  不过,为了声学效果良好,“古乐钟皆扁如盒(合)瓦”。什么道理呢?古人自有主张。但是这一套后来失传了,外行制钟,一味追求好看,都制成了圆钟。“急叩之晃晃然不成音律”。这个千古疑案直至到了沈括手中,才迎刃而解。

  沈括这位多才多艺的科学家,也涉足音乐园地,留下了宝贵的足迹。据《宋史艺文志》记载,他的音乐著作包括《乐论》、《乐器图》、《三乐谱》和《乐律》等等,可惜均已佚失。唯独在《梦溪笔谈》中还保存了五十多条关于音乐的记载。

  这些虽然算不上系统的音乐著作,但含有许多独创性的见解,是我国音乐发展史上不可多得的珍贵遗产。沈括对古乐钟的发声问题作了深入的研究,他正确解释了古乐钟为什么铸成像片瓦合在一起那样形状的原因。从演奏效果看,圆钟受击后在快速旋律中,易发生声波干扰,而古代的扁钟却无这个弊病。沈括对古乐钟发音情况的分析符合近代声学的原理。

- THE END -